首页 » 好词好句 »

可怜天下父母心评价_可怜天下父母心句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评价_可怜天下父母心句子

姓名打分: 日期: 2021-04-25 22:33:54 人气: - 评论: 0
甲:大家好啊,好长时间没和大家见面了。

乙:哟,你还活着哪?

甲:这是怎么说话呢?

乙:(拍拍甲的肩膀,自言自语)活得还挺结实,怪不得他儿媳妇说他是老头子呢。

甲:我哪个儿媳妇这么说来着?

乙:你小儿媳妇呀,就是叫小芳的那个。

甲:不对吧,我小儿媳妇不错呀,要说也得是大儿媳妇说来着。

乙:看来大儿媳妇还不如小儿媳妇呢!哎,你老伴儿怎么样?

甲:老伴儿不行了,得了脑血栓,瘫在炕上了。

乙:那两个儿子现在怎么管你们?

甲:这不吃轮顿饭吗,一家一个月,每月一号早饭后交接。今天是8月1号,吃过早饭,刚一抹嘴儿,我在后边跟着,小儿子就用小拉车把他娘拉到了他大哥院里,一进门就喊:“哥,这月轮到你了,你看把咱娘卸到哪儿?”

乙:嗬,可真会说话。这么说,你们老两口单月在小儿院里,双月在大儿院里?

甲:一开始不这样,一开始单月在大儿院里,双月在小儿院里。

乙:怎么又倒过来了?

甲:大儿媳妇后来算过帐来了,说“一三五七八十腊,三十一天永不差”。二月份有时候还28天,我这亏吃大了,我天多呀,不行,得改,这不就改过来了吗。

乙:好嘛,这么点亏都吃不了。

甲:原来可不这样,原来我们两口子吃香着呢。

乙:还有这时候?

甲:有,说起这话可就长了。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乙:想当初?

甲:大儿子结了婚,一年后我们有了孙子,我们老两口那个高兴

劲儿呀,就甭提了。

乙:见着隔辈人了,是亲。

甲:我们是,“生了儿,有了爹,娶了儿媳来了戚(qie),得了孙子有了爷,成天养着爹,抱着爷,闲着没事伺候戚。”

乙:好!

甲:那时候,大儿媳对我们鼻子是鼻子、脸是脸的,隔个半月二十天的还叫声妈。别说,我和你妈那时候年轻啊。

乙:谁妈?你说清楚喽。

甲:噢,错了,我都高兴糊涂了,他妈。

乙:这还高兴呢。

甲:时间不长,小儿子定亲了,临到结婚传过话来,说我们这个家将来还要分家,现在要了钱是个人的,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往死了要。

乙:好嘛!

甲:(学评剧唱《要彩礼》)我要上东至东海的红芍药,南至南海的牡丹根,西至西海的灵芝草,北至北海老人参。

乙:“佘太君要彩礼”。

甲:跟“佘太君要彩礼”不一样,人家那是变着法儿地把皇上要散喽,提的条件根本就达不到。

乙:这个呢?

甲:这个能达到,就是得扒层皮儿。

乙:要多少?

甲:8万。

乙:8万呀?

甲:别说8万了,18万也得娶呀!

乙:这倒是。

甲:没办法,凑吧。现在不是讲究一切为了孩子吗?我们刚要准备筹钱,大儿媳赶紧归拢自己的东西,并且派我那爷严防死守,接着又在第一时间发表了严正声明:小家庭财产,一草一木不容侵犯。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早知道这样,当初也多要点儿,便宜两个老家伙了。

乙:嘿,她还后悔了。

甲:要说这8万块钱还真不好凑。我和老伴儿把犄角旮旯都打撒干净了,最后想起来,大衣柜底下还有笔钱。

乙:噢?

甲:要说这还得感谢俺爷呀,想当年俺抱着俺爷的时候,是他把这笔钱放到柜子底下的。

乙:我听这话怎么这么别扭,你还是干脆就说你孙子吧。

甲:叫来大儿子、小儿子,加上老伴儿,我们4个人把大衣柜抬开,把这笔钱取了出来。

乙:多少?

甲:2分。

乙:才2 分呀?

甲:2分怎么了?2分也是钱呀,都这时候了,你以为我们家还藏着毛票啊?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

乙:得,冲我来了。我是说就2分钱值得费这么大劲吗?

甲:我觉得也是,就说,既然把大衣柜抬出来了,干脆就卖了吧。按我们家现在这状况,十年八年恐怕是用不着这东西了。

乙:好嘛!

甲:最后,我们把所有的钱都摊在炕上,我们一家子开始数钱,好家伙,满满一炕呀,一分,五分,一块、两块……哟,这还有个五块的呢……

乙:真够可怜的,这多咱能凑够8万哪?

甲:我们数啊、算啊,算啊、数啊,数啊、算啊……

乙:别折腾了,一共多少?

甲:足有200多斤。

乙:这顶什么呀,钱数够吗?

甲:还差三万四千一百五十六块七毛八。

乙:这可怎么办?

甲:没办法,借吧。我和老伴儿商量了商量,拉了个单子,分了分工,她上她的同学、同事、亲戚、朋友家,我上我的同学、同事、亲戚、朋友家。临出发,我们先制定了一个方案,要进村入户、挨门挨户,一户不落地走,为达到未婚儿媳提出的奋斗目标,采取软磨硬泡、撒波打滚、哭天抹泪等多种方法,以从他们手中抠出钱来为原则。

乙:最后怎么样?

甲:我们老两口背着被子转了8天,回来一碰头儿……

乙:够了?

甲:还差8千。

乙:怎么办?

甲:我苦闷呀,我着急呀,小儿媳听说了这情况……

乙:宽大处理了?

甲:下了最后通牒。自即日起,三天之内凑不够钱,黄牌警告,五天之内凑不够,红牌罚下。

乙:得,这就要吹。

甲:我想这不要命吗?我思来想去,猛然想起拉单子的时候,把老伴儿的一个重要朋友给拉下了。

乙:谁?

甲:老伴儿的前男友。

乙:嘿,这倒是一条大鱼。

甲:我说,你去找找原来的那个小张,想当年你们感情挺好的,他不能见死不救呀。

乙:老伴儿怎么说?

甲:老伴儿不愿去。我说,事到如今,就别顾面子了,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舍不了媳妇套不来儿子的新娘。”

乙:没听说过。

甲:老伴儿一咬牙,一跺脚,去了。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啊,心里话,说是说,做是做,你可别真的在那儿过夜呀?

乙:你想哪儿去了?

甲:还不错,到了中午,老伴儿回来了。

乙:借回多少?

甲:五千。

乙:还差三千呢。

甲:我对老伴说,刚才把你舍出去了,现在到了舍我的时候了。

乙:你也找前女友去?

甲:我倒想呢,我哪有呀?现在我才明白,当初要是多搭搁几个对象多好,关键时候也能帮上忙,看来真是多个恋人多条路啊!

乙:没听说过。赶紧想法吧。

甲:还别说,后来我真想出法来了。

乙:怎么?

甲:我到大街上溜达溜达,万一要是碰上个三万五万的呢。

乙:就这法儿呀!

甲:第一天没有。

乙:第二天有了?

甲:第二天也没有。

乙:以后也没有。你别瞎耽误工夫了,最后期限可快到了。

甲:我在屋里边这个转呀,一圈,两圈……三十二圈……四十八圈……怎么转屋里也只剩一床被子、一锅一碗了。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我的眼前一亮,地上还有把菜刀。我立马儿就把它抄起来了,说,老伴儿,你给我把这磨磨。

乙:怎么?你想劫道去?

甲:老伴儿死活不干呀,把刀藏起来了。我心里边这个郁闷呀——再上街上溜达溜达去。

乙:还想捡钱呀?

甲:捡钱的想法是没了。看着迎面开来一辆大汽车,我暗自琢磨,你说它要是把我撞一下该多好啊。

乙:啊?

甲:正琢磨着,车就到了,时间容不得我再过多考虑,就它了。说时迟,那时快,我牙一咬,心一横,猛地向车冲了过去。

乙:你这是干什么?

甲:要说这车可真不够意思,见我冲过去了,司机猛打方向盘——他闪开了。当时我心里这个失望啊!司机从车上跳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你找死啊?”

乙:可不找死嘛!

甲:我说我是不想活了,我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司机抓了抓头皮,说:“看你真够可怜的,这样吧,我跟这个闺女说说,让她少要三千块钱吧。”

乙:怎么?这还有打圆盘的?

甲:我当时这个高兴啊,说:“那等我娶了儿媳妇,我领着她亲自上你家登门致谢去。”

乙:这都哪跟哪呀?

甲:这个司机呀,是我这个儿媳妇的舅舅。

乙:一家人呀!

Copyright 2021 古诗词网 提供古诗词学习

唐诗宋词古诗大全_古诗词_诗词名句大全-作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