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作者 »

写景散文800字高中_高中摘抄优美段落散文

写景散文800字高中_高中摘抄优美段落散文

姓名打分: 日期: 2021-04-28 10:52:09 人气: - 评论: 0
大学毕业那年的春节,高中的同桌,要请我的客,找几个高中时能够玩在一起的同学陪我,我没有理由拒绝的。

高中三年的时间里,我与同桌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上课时,我们是同桌,下课后外我们是伙伴。

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大学,他没有考上,也没有继续复习,与其他几个同学直接奔省城谋生去了,听说他们把家乡的小吃带到了省城,生意做得很红火,生活得很不错。我上大学后,四年多的时间里,一直都没有联系。现在他邀请我去叙谈,到场的又都是玩得来的好朋友,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叙叙旧情,回忆一下失去的年华,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我按时到场了,他们几个比我到得还早。我一进门,正在叙得热火朝天的他们都站了起来迎接我。见面后的几句嘘寒问暖总是少不了的,大家打着哈哈的一顿寒暄之后,接着就是出现了冷场,谁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场面本来是热闹的,我来了却冷了,我知道他们不再继续叙他们的“天”,主要是因为我在,怕我搭不上话冷落了我。打破眼前的“冷”,我必须主动出击。那么我叙什么呢?叙我的大学、我的现在,肯定不行,不但他们不会搭话,这样的话题还会刺激他们。与他们唯一有可能叙得来的莫过于我们共同的高中生活,于是我主动打破场面的冻结,说:“咱们的刘老师现在情况如何?”刘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我以为留在家乡的他们肯定会知道一些情况,由此作为突破口,打开“高中生活”的话匣子,大家就可以叙起来了。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意接我的话。此时我才意识到,他们都在省城卖小吃,基本上不在家,对刘老师的情况也不了解。其中一个同学,也许是怕我太尴尬,接过话去说:“听说刘老师调到坛城中学去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接下来,大家嗑瓜子、抽烟,场面再次陷入了“冷”。

我又主动地挑起话端:“康建民,现在情况怎么样?”康建民是我们班的班长,当时在班里是一个焦点人物,很牛掰的一个人。本以为提到他,大家一定有话可说,没想到,他们依然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摇摇头表示不了解情况。我只好使出最后一招,把话题转移到我同桌曾经暗恋的一个女同学王丽娟身上,这才算点燃了大家谈话的热情,大家七嘴八舌说笑了起来,闹得我的同桌都想从水泥地上砸出一个地缝来钻进去。这个话题本来我是不该提出的,因为提出后会给同桌制造难堪的。

在谈论王丽娟的话题中,我们开始了酒宴。一开始,自然是大家相互敬酒,接着目标自然对准了我,在看到我已经喝到八九成之后,他们开始相互进攻了。一番相互推杯换盏之后,大家都有了酒意,就再也没有人顾忌我的存在了,又开始接续他们在我来之前的话题了。有了酒意后的他们谈论得更加热烈,相互打笑,相互海吹,相互取闹,不亦乐乎。

然而,我却如坐冰窟,冷得我有些发抖。他们的话我一句插不上,我只能默默地静观他们的热情洋溢,偶尔有人顾及到我,让我吃菜。

酒宴结束,同桌送我很远,但是基本上是默默地前行,彼此很少说话。我一直很努力地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来谈论,但我找不到。根据他的表现,我揣测,他也像我一样,一直很努力寻找合适的话题和我聊,但是,他也没有找到,一路只能是默默,再默默……

回来的路上,我在想:高中时代的好友已经走远了,远到连背影也已经模糊了,今天请我喝酒的人已经是一个另外的陌生人了。

我没有回请他,因为我既找不到陪他喝酒的人,也怕自己再次被“冷”倒。

那以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偶尔我们打个电话,通话时间从来没有超过过三分钟。

再后来,就彼此信息闭绝了,彼此的情况一概不了解了。

最近听说,他的婚姻不顺,离婚了,而原因则在他。

这消息是否确切,我也不知道。

Copyright 2021 古诗词网 提供古诗词学习

唐诗宋词古诗大全_古诗词_诗词名句大全-作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