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作者 »

什么是杂文什么是散文_杂文是散文的一种吗

什么是杂文什么是散文_杂文是散文的一种吗

姓名打分: 日期: 2021-04-28 10:52:07 人气: - 评论: 0
来玉打电话说昨天和秦越办了手续,她哑着嗓子说:“其实我并不想离的,可这次他居然不哄我,真的离了我就后悔了。”

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意外。

来玉是一个时时刻刻需要别人哄着的女人。她漂亮又任性,我旁观她和秦越五天一大闹三天一小闹的恋爱,我看着她步入婚姻的殿堂,我在产房外和秦越等着芸芸的第一声啼哭,我见证她人生所有的重要时刻。即使在加班累到吐血,听到她在电话里哭诉种种小题大做的不如意也要赶去哄她,我也看着秦越一天天从无奈直到厌倦。

来玉和秦越的认识就像狗血的偶像剧一样,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来玉打电话约我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屋见面,意外碰到了一个叫秦越的男生。

我这才想起我曾经在食堂捡了一个叫秦越的学生证,但是忙于期末考试匆匆写了个电话留在黑板上,然而学生证最终也被我弄丢了。我一直忐忑不安,怕电话忽然响起而我又拿不出该拿的东西,好在所担心的事并没发生,稳稳过了一个假期。

当来玉把他介绍给我的时候,我才发现学生证里的黑白照片根本没办法如实反映一个人的真实形象。我只能心中默默哀叹自己活该错过一段浪漫。

来玉和秦越显然不是一般的关系,我看来玉的眼神直觉这个丫头在爱恋着他。

那天的阳光明媚并不刺眼,我坐在窗户旁,来玉和秦越在排队买咖啡,坐下时秦越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换了手机号?来玉明显有点惊慌,我也好奇来玉一直用的号什么时候换了?刚才还给我打电话约了在这儿等她。

好在我立马被咖啡的香味吸引,深深叹口气:焦糖摩卡我的最爱。

我以前一直很阴暗的认为,男人的长相和才华和人品均成反比,但是秦越就是上帝送来打我脸的一种存在。他成绩优秀、能力出众在学校已经有目共睹,而人品在婚后又渐渐得已验证。

来玉是被他当作公主宠的,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天三顿饭秦越负责做好,来玉负责挑刺儿,公主殿下难得有满意的时候,我说:“来玉,要懂得见好就收,十顿饭里挑两顿你就当撒娇卖萌调剂一下夫妻感情,十顿饭顿顿挑,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她不以为然地欣赏着刚做的指甲:“你就是太不拿自己当女人了,领导都当你男人使唤,当心时间长了成男人婆嫁不掉。男人不能惯,知道吗?”

有了宝宝后,来玉更加金贵,秦越的妈妈从老家来伺候,没一个星期气走了。我过去时已经一地狼藉,来玉抽抽嗒嗒哭,我沉了脸:“秦越,她肚里怀着你的骨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能保证不后悔吗?”

秦越目光复杂看着我:“我现在就后悔了。”

天呐,才说人品好就露了原型?我指指门:你先出去。

来玉终于被我哄着睡着了,我收拾完地上的残汤剩饭和破碗烂碟,穿上大衣出了门,外面雪花飘扬着,抬头深深吸了口气,忽然打了个激灵,这天冷的,想想还要穿过大半个城市,不由裹紧大衣准备开跑,冷不防看见秦越站在路灯下怔怔看着我。

我走上前:“你一直都忍得很好,为什么要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惹她生气呢?”

“她晚上回晚了,我妈说饭凉了不好,让我先吃,给我刚盛上,她进了门不由分说掀翻桌子和我妈吵起来,我妈是含着眼泪从我这儿走的,她一辈子那么好强......”

我在心里暗想是不是怀孕后激素环境变化导致性格突变:“那、那什么,那你也多担待一下吧......”

秦越目光灼灼问:“我的学生证当初是你捡到的对吧?”

我一下慌了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吗?可猴年马月的帐现在找我算,这算是迁怒吗?我很担心他现在理智还在不在,左右看看想确定下逃跑的路线,一边虚张声势地说:“秦越,咱们讲道理啊,你学生证是我捡的,可我留了电话,你并没有及时打对吧?后来,我不是忙着考试吗?谁知道就给丢了呢?我是错了,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是吧?”

秦越苦笑一声并不答话,我瞅准机会夺路而逃。从这以后他两口子真没让我少费劲,但凡一吵架,来玉还没打电话,秦越就先打电话让我来劝劝她,生个孩子又不是跟我姓,半夜三更照打不误,一点没把我当外人。

我实在是看在可爱的芸芸的份上,对这两口子没有拉黑。

最后一次就是上周调解纠纷时,芸芸不在,来玉说:“秦越你是男人吗?是你答应照顾我和芸芸一辈子的。”

秦越不说话,自从他当了副总后,话越来越少了,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来玉一度怀疑他变心了,我还说她一天闲得没事找事。

来玉继续絮絮叨叨数落秦越不像以前了,秦越掏出一张单子扔过来,我手忙脚乱捡起来一看,天呐,电视里才能见到的亲子鉴定书,来玉抢过来看了,脸刷白,半晌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赶紧摆摆手:“你们的私事,我回避一下。”

秦越一下薅住了我:“你不是一直让我忍吗?我忍不住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负责?”

我还是趁着来玉放声痛哭的机会跑了出来,生活处处给我惊吓。

电话里来玉说:“当初秦越承诺会宠我哄我一辈子的,可最终变心的是他,他一定是外面有人了。”

唉,来玉啊来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刚说了一句:既然离了,就好好想想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吧,你有工作,秦越也还算仁义,每个月还给着芸芸的抚养费......

来玉越发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我于心不忍放了电话准备起身去安慰她,旁边秦越扯住我,一下把我带入怀中,低声说:“不许去!你没义务一直哄她的,你把我丢了这么多年,倒是想想该怎么安慰我。”

是啊,现在这个人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人。

Copyright 2021 古诗词网 提供古诗词学习

唐诗宋词古诗大全_古诗词_诗词名句大全-作文大全